頂點小說無彈窗|筆趣閣小說閱讀網 > 都市小說 > 孤獨王冕 > 第第三十九章以一換一

第第三十九章以一換一

作者:伍上小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我要報錯
    戴西玖靜默片刻“今夜,你會在我(身shēn)邊嗎” 葉修聞微微一笑,注視鏡中少女的面容,白皙細膩的肌膚,紅潤飽滿的唇色,以及那雙波光溫柔的眼睛,俯(身shēn)靠近她的側耳,手指輕動,將脖頸上的精美蝴蝶結解開,語聲溫雅“玖玖,你真正想知道的,是我今夜打算做什么,是嗎” 戴西玖眼中飽滿四溢的柔(情qíng)緩緩消散,變成一片毫無溫度的笑意“沒有無緣無故的出現,更沒有毫無原因的偽裝。”她抬頭靜望葉修聞,語聲淳淳“那么這一次,你的謀劃里,有沒有我” 葉修聞指間捏過華貴黑色蕾花的絲巾,靈動反轉,更襯白皙修長,斂目的神色恭順優雅無一分挑剔,語聲帶著幾分輕低的笑意“玖玖,你真正想問的,是我今夜會不會害你,是嗎” 戴西玖恨透這個對她了如指掌的男人,眼眸微((蕩dàng)dàng)“葉修聞,我只問一句,本家來的人,是不是你的人” 葉修聞輕笑,語聲隨意“啊來了,才知道。” 戴西玖瞬息回頭,脖頸擰過一個萬分姣好的弧度,精致的鎖骨上別過一朵黑色絲巾繞轉而成的玫瑰,鏤空的紋理更見華貴典雅,連帶冷色直轉的藍色眼睛,整個人透出幾分高貴無雙的韻致風(情qíng)。 她莞爾一笑,起(身shēn)靠近,手指攀過葉修聞的肩,無盡溫柔的模樣,語聲細膩“葉修聞,今夜,一刻也不許離開我(身shēn)邊。” 她下顎俯靠過他的肩膀,微微偏頭,聲音悠然暗冷“這是命令。” “不管你想做什么,恐怕都不行。” 葉修聞笑而不語,只靜靜垂目,凝視過戴西玖。 黑色玫瑰,是帶刺而妖冶的花。 神秘,冰冷,而高貴。 他的少女終于長大,長成眸色暗冷,仍舊言笑晏晏的模樣。 他看了片刻,微微低頭,在戴西玖額心落下輕輕一吻。 戴西玖眉心一蹙,抬眼直瞪,剛剛想要發作,卻感覺一根冰冷的手指抵上自己的唇瓣。 “噓”(性xìng)感低啞的氣音響在耳側。 葉修聞眸色低暗而柔和,語聲如(情qíng)話低語“獎勵你,配得上這朵花。”  蒙瑞卡羅酒會大廳是空前的大,長桌拍拍擺開,中間高臺上是衣著典雅的交響樂隊,樂聲悠揚,穹頂隔三米一盞華貴滴光的水晶燈,將大理石地面印照得光可鑒人,場內貴婦紳士大都年齡居高,基本都是密爾沃基一帶各場地位顯赫的掌權者。 看來這場替權宴果然名不虛傳,邱吉爾是做了萬全準備。 戴西玖挽過葉修聞的手臂,款款而入,幾乎進場瞬時,所有人頻頻側目看過來。 戴西玖定點了一下眾人的目光,偏頭看向自己(身shēn)邊人。 葉修聞近來少有這樣正式的著裝,此刻一(套tào)剪裁得體的酒紅色西裝,領口黑色綢帶精致華貴系過一個英倫款的編花領結,正中嵌過一枚滴血般的深鉆,更見肌膚白皙細膩,下顎輕抬間弧度優美,唇角輕勾,笑意低懶散淡,偏偏眼角一顆淚痣幾見風(情qíng)。 想到自己精心打扮居然不是焦點,戴西玖帶幾分惡聲惡氣的唇語低喃“賣弄風(騷sāo)。” 能將這么悶(騷sāo)的顏色穿出內外兼(騷sāo)的質感,除他無二。 葉修聞唇角笑意更深幾分,漫不經心的樣子“嫉妒我” 戴西玖冷哼一聲,剛想接話,抬眼間便看見站在人群正中的高貴,所謂高貴實在是高貴,一席淺煙色拖地長裙,發跡高高挽起更高幾分,白色貂絨富態雍容并顯,手中端著高腳杯,眉目清麗氣質猶勝。 她似乎也看到走過來的戴西玖,目光卻是落在葉修聞(身shēn)上,帶過幾重驚艷叵測,落了幾轉,隨后才定在戴西玖臉上,禮節周全笑意溫溫的點了點頭。 旁側的人中年紳士啟聲詢問“黛西小姐,這位是” 戴西玖唇角勾過一個冷冷笑意,神(情qíng)坦然的朝男人伸出手,十指纖纖,指節修長“你好,誒爾維斯黛西。” 男人目光露出幾分驚詫,在兩個人臉上看來看去,高貴語聲淡淡解釋到“是有那么一個,假的。” 隨后目光落在戴西玖臉上,叵測一笑,話卻是對另外一個人說“顧先生,你說是嗎” 戴西玖秀眉一擰,眼波微((蕩dàng)dàng),隨后高貴(身shēn)前左側的人讓開一些,目所能見,是一個修長筆(挺tǐng)的(身shēn)影,煙灰色西裝勾勒過姣好(身shēn)形,領口素雅無一,卻更見幾分隨和優雅,眼眸幽黑而寧靜,對戴西玖舉了舉手中的高腳杯,溫溫一笑“黛西,遲到了兩分三十秒。” 他這句話顯然是承認戴西玖(身shēn)份的。 戴西玖對高貴挑了挑眼睛,語聲((蕩dàng)dàng)((蕩dàng)dàng)“畢竟是接權,悉心準備了一番。” 顧琛之垂睫斂目輕輕一笑。 高貴卻并不氣急敗壞,隨手拿過長桌上一個高腳杯,遞到戴西玖面前,眨過眼睛,甜美無害的模樣“黛西小姐就不覺得奇怪,自己喜歡的男人,為什么出現在這種場合嗎” 她拿過高腳杯,紅酒色如深血,自顧自對著戴西玖杯沿碰了碰,“叮”聲清脆,語聲隱含挑釁“我已經點了他出席,今夜他是我的。” 戴西玖目光終于冷了幾層“顧琛之并不隸屬事務所,你這么做不合規矩。” 高貴紅唇妖艷,抿過一口酒,笑意輕((蕩dàng)dàng)叵測。 戴西玖環顧四望,見到門側戴著藍牙耳機主持會場事物的費倫,眸色一凝,直接啟步走過去。 手腕傳來微溫的觸感,被一個溫柔的力道扣住,戴西玖回轉過(身shēn),便看見顧琛之有些無奈的神(情qíng),語聲帶著幾分安撫的意味“黛西,只是喝一點酒,不用這么緊張。” 戴西玖將他的手甩開,言辭難得嚴肅一些“不行。” 她是看過事務所資料的,自然也明白這一夜何止喝酒這么簡單。 這些污濁,這些(陰yīn)暗,這些骯臟不堪,本來就應該跟他沒有關系。 如果不是因為自己。 走到費倫面前的時候,戴西玖已經籠過萬般(陰yīn)郁顏色,眸底含著幾分隱而不發的怒氣,扯過對方肩臂“顧琛之怎么會在這里事務所其他人難道都死光了嗎他明明不隸屬這里,只是寄訓,為什么會同意讓他來陪酒” 大廳中心,高貴看著戴西玖的背影,唇角緩緩掀起一個微彎的弧度,俏麗風(情qíng)“顧,去幫我拿一杯威士忌。” 顧琛之遠走,她才看向葉修聞,緩緩走近,直到他(身shēn)前才停住步子,眸色含過婉約嘆息“你看,她好像忘了你。” 她這樣說著,手指攀過葉修聞的肩,眼睛睜大淺眨,帶過幾分稚氣的面容此刻神色尤為詭異,紅唇(嬌jiāo)艷(欲yù)滴在他耳側吹過一口氣“我就不會舍得這樣對你,跟著我,怎么樣” 葉修聞靜默片刻,微微俯(身shēn),唇角勾過幾分弧度,一笑,本就精致的五官更加妖冶極致動人心魄。 高貴看得有些晃神,隨后卻感覺幾根冰涼的手指點過的她的側臉,寸寸推開,葉修聞笑意叵測,表(情qíng)半分不變,語聲難得溫溫有禮“聽話,別擋路,安靜的滾。” 高貴氣到極致,猛然退后幾步,眉目爍含幾分(情qíng)緒,瞪向葉修聞。 葉修聞滿意笑笑,漫不經心“嗯”過一聲“就這樣,很好。” 高貴眉心狠跳,鎮定半許,抬眼看了看遠處的戴西玖,挑眉冷笑“你以為忠于一個將你置之度外的女人,會有什么下場” 她轉而望向葉修聞,似乎思量片刻,走近幾步,手指在葉修聞(胸xiōng)口點繞,笑意含過幾分(陰yīn)狠叵測“你信不信,我可以讓她親手將你送給我” 得到費倫的答復,戴西玖(情qíng)緒難免懨懨,往回走。 高貴以本家三小姐的(身shēn)份,和顧琛之在國內隸屬的公司通電,并且得到了首肯。 真是卑鄙無恥。 然而她沒有想到,這個女人無下限的地步遠遠超出想象。 走近的時候,便看見高貴如蛇般的臂婉攀過顧琛之肩膀,整個人幾乎倚在顧琛之(胸xiōng)口,手中高腳杯酒色通透,一杯杯往顧琛之唇口送,顧琛之腰側靠過長桌,神色還是一貫平靜,甚至唇角猶然帶過幾分笑意,只是眼睫低斂,時而輕輕顫過,唇色渡過一層水澤,更見瀲滟驚心。 心臟不好,怎么能夠這樣飲酒。 戴西玖額心有些抽跳,神(情qíng)卻鮮見冷靜單手環(胸xiōng),靠過長桌,拿過一杯威士忌,輕抿一口,甚至挑眉笑笑“三小姐興致不錯。” 越慌亂,才是對顧琛之的處境越不利。 果然,高貴手中動作頓了頓,細細看過戴西玖的神(情qíng),對方反映不在預料之內,心(情qíng)直轉而下“不知道為什么,看到你,興致又不那么好了。” 戴西玖溫溫一笑“(情qíng)理之中。” 此時,大廳廣播傳來幾聲“咝咝”的忙音,隨后是一個英語標準流利的男聲“各位女士先生,誒爾維斯本家私人飛機途中有一些故障,現在董事長已經派人換程去接了,預計還需要二個小時到達會場,請各位稍安勿躁,恭敬等候。” 戴西玖目光不預,撇了撇葉修聞。 葉修聞抵唇咳了咳,神色淡淡,不置可否。 在這百人聆聽的片刻,顧琛之偏頭看了戴西玖一眼,唇角嗜過幾分無奈笑意,繼而眸色溫柔看向高貴“三小姐,站得有點累,我們去那邊坐一下,稍事休息,可以嗎” 他鮮少用這樣柔和低緩的聲音說話,連神(情qíng)都是惑人心神的溫柔,高貴表(情qíng)有瞬間的恍惚,幾乎下意識的點頭“嗯,當然可以。” 眼看轉(身shēn)將走,高貴目光卻悠然落在葉修聞(身shēn)上,又看了看戴西玖,仿佛頃刻清醒,瞬而直冷,似是想起什么,唇角帶過幾分魅惑笑意,轉(身shēn)勾過顧琛之的肩臂,手指寸寸撫過他的下顎,語聲不大卻是剛好戴西玖可以聽到的距離“不是累了嗎我們,上樓休息。” 顧琛之頭痛的扶了扶額。 果不其然,戴西玖將高腳杯“噼啪”一聲,頓按在長桌上,酒漬((蕩dàng)dàng)漾而出,染上手指,眸色(陰yīn)冷“不必大費周章的演了,想干什么,開口。” 這一瞬間,葉修聞眸色沉暗幾分,仿佛已經猜到什么,唇角帶過一個輕淺的笑意,眼睫低低斂下來,隨后轉走幾步,拿過方巾。 戴西玖猶然氣盛之間,感覺自己的緊按高腳杯的手被一個微涼的掌心輕輕握過,葉修聞仿似嘆息一聲,語聲輕低“松開。” 不知道為什么,只有簡單的兩個字,戴西玖卻聽出了幾分威壓不預,葉修聞在她心里畢竟積威尤深,幾乎下意識放開,隨后是柔軟的方巾觸碰過手指。 高貴意興闌珊的注視過眼前兩個人,直到此刻才悠悠開口“假戲也可以真做,黛西小姐,結果全在你一念之間。” 她說完這句話,食指悠悠揚起,指向葉修聞“既然都是事務所的人,那就一換一好了,他給我,我就把你喜歡的男人還給你。” 還以為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武力超出正常范圍還是假(身shēn)份的葉修聞,怎么看,她有膽子要,自己難不成還沒膽子給。 現在輪到戴西玖興致闌珊,叵測深笑“哪有不換的道理。” 她答應得這么輕巧,不僅高貴神色驚詫,連顧琛之都覺得有些奇怪。 這兩個人怎么看,好像都有點什么。 這時候看,又好像什么都沒有。 葉修聞低頭斂目,長長的眼睫垂蓋下來,看不清神(情qíng),動作溫柔而細致,直至慢條斯理將戴西玖手上的酒漬寸寸擦凈,才將方巾疊放在長桌上,再抬起頭來的時候,神(情qíng)滴水不漏,唇角嗜過幾分溫雅笑意,恭順而謙佳,朝高貴優雅頷首“那么,三小姐想做些什么” 高貴猶然有些反映不及,眼底帶過幾分叵測深疑的“什么都可以” 葉修聞溫溫一笑,語聲謙恭“當然,沒什么不可以。” 直至此時,高貴才注視過葉修聞,手臂順著他低頭的弧度,攀過他的脖頸,指尖挑起他優美的下顎,看向他順從掀起的眼睫,以及注視著自己全然無半分叵測囂張,溫雅謙和的目光,譏諷一笑“上樓。” 葉修聞眼睫低低斂了斂“是。” 顧琛之神色終于露出幾分擔憂,似乎剛剛想要開口說話,戴西玖猛然湊過去,扯了扯他,扯到自己(身shēn)后,轉而看著高貴,溫溫一笑,這一句話卻是對葉修聞說,語帶深意“好好伺候三小姐。” 殺了她,虐待她,氣死她,都可以。 可是她這句話落,葉修聞鮮見沒有應聲,只是抿唇輕聲咳了咳。 高貴莞爾一笑,勾過葉修聞肩臂,語聲(嬌jiāo)媚尤帶幾分(性xìng)感氣音“走吧,良辰美景,虛耗可惜。”更刺激小說請關注微信公眾號:qianyiyuan88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我要報錯
室内电子游艺设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