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無彈窗|筆趣閣小說閱讀網 > 玄幻小說 > 孽寵妖后:魔帝,晚上戰! > 第1097章迷魂第五

第1097章迷魂第五

作者:趙莫涼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我要報錯
    余蒙蒙氣急,被白華這個變態搞得整個人云里霧里的,根本就不明白到底是發生了什么。狂沙文學網 www.kuangsha.net她很擔心,自己在被這壞蛋擄走以后,寧澤會有危險,于是便狠狠地盯著白華,威脅道:“你如果敢讓你的手下傷了我夫君,我就是做鬼也不會放過你的!”

    她說話的語氣尤為狠厲,只是白華極為不屑地低頭看著她道:“王后不是一向怕鬼嗎?本君又怎么舍得王后真的做鬼呢?”

    腦海中卻浮現出余蒙蒙初到他(身shēn)邊時候,連一只毫無攻擊力的游魂都害怕得不行的模樣,心中驀地軟和了幾分。

    他對于余蒙蒙失憶以后,嫁給了同他同時蛇族的青梅竹馬的事(情qíng)很是嫉妒,對她用(身shēn)體做了這個叫做寧澤的男人的容器的事(情qíng)很是憤怒。

    然而,只要一想起從前來,白華的心就止不住地軟和下去。

    抱著余蒙蒙的手指收緊,白華極力穩定了自己的(情qíng)緒。

    聽著抱著自己的這個男人如此(陰yīn)陽怪氣的話,余蒙蒙似懂非懂地反問道:“難道,你是在告訴我,你根本不會傷了寧澤,是嗎?”

    白華似乎不屑回答,卻在看到懷中女子期待的眼神的時候,卻轉首對千榮道:“他是個凡人,你下手知輕重些,莫傷了王后的心。”

    “屬下明白。”千榮微微朝這邊轉頭,答了一句,便轉頭,繼續盯著寧澤。

    余蒙蒙絕倒,她覺得此人甚是別扭,甚是難打交道。

    就沒人教過他好好說話嗎?

    寧澤明白自己根本就不是這兩人的對手,即使是掙扎也徒勞。他握緊手中的拳頭道,“魔君莫非要連在下的孩子一起撫養了不成?”

    “你的孩子?”白華嗤笑一聲,給了寧澤一個諷刺的眼神,接著便抱著余蒙蒙朝上飛起。

    指甲赫然已經掐進了手掌心的(肉ròu)里,寧澤對著白華的背影怒目而視。千榮在他的(身shēn)后,將折扇瀟灑地展開,聲音帶著一慣對什么事(情qíng)都不上心的輕慢,道:“別看了,再看,姚公子也追不上魔君。你如今,不過是個凡人罷了。”

    “魔君……方才那話,是什么意思?”寧澤轉頭看向千榮,費了好大的力氣,才開口問出。

    千榮看著此刻神(情qíng)憤怒卻迷茫又捂住的寧澤,無奈地嘆了一聲冤孽,開口道:“姚公子,王后不是原來的(身shēn)體,體質本就特殊,加上(日rì)常生活都需要靠靈石才能為繼。她腹中的那個東西,在出現在她腹中的那一刻起,就已經開始吸取她的生命力了。若是魔君今(日rì)沒有找到王后,她怕是會在那團東西出生以后,就魂飛魄散。”

    “你認為,這是個正常的嬰孩嗎?”怕寧澤無法理解,卻又不好直說,千榮只得迂回道。

    “那團東西?”寧澤忽然有些無力,重復了一句,轉而眼睛猩紅地看著千榮,聲音嘹亮仿佛是嘶吼一般,“究竟是什么東西?”

    他其實有所察覺的。

    只是,他現在是真的希望,余蒙蒙腹中懷著的,乃是一個普通的嬰孩。

    是他和她唯一的孩子。是他們也曾經相(愛ài)過的結晶。

    而方才魔君離開的時候,所說的話,以及說話時的神(情qíng),分明就是在告訴他,余蒙蒙腹中懷著的根本就不是他的孩子。

    那會是什么呢?

    “姚公子,王后之前的事(情qíng),在下也替魔君調查過。你上一世殞命是因王后,這一世,你們(陰yīn)差陽錯地成了夫妻。而王后會將你的記憶和靈力完完整整地孕育出來還給你。之后,你們兩消,不再有任何的瓜葛。”千榮并不懼寧澤的突然發狂,甚至有些同(情qíng)地看著他。解釋完畢以后,他便立在一旁,等待著寧澤的反應。

    這同時也是魔君的意思。他原本就沒打算雖寧澤做什么,只是,在看到余蒙蒙的那一刻,魔君徹底失控了。

    寧澤只道:“她是我的娘子。”

    余蒙蒙氣急,被白華這個變態搞得整個人云里霧里的,根本就不明白到底是發生了什么。她很擔心,自己在被這壞蛋擄走以后,寧澤會有危險,于是便狠狠地盯著白華,威脅道:“你如果敢讓你的手下傷了我夫君,我就是做鬼也不會放過你的!”

    她說話的語氣尤為狠厲,只是白華極為不屑地低頭看著她道:“王后不是一向怕鬼嗎?本君又怎么舍得王后真的做鬼呢?”

    腦海中卻浮現出余蒙蒙初到他(身shēn)邊時候,連一只毫無攻擊力的游魂都害怕得不行的模樣,心中驀地軟和了幾分。

    他對于余蒙蒙失憶以后,嫁給了同他同時蛇族的青梅竹馬的事(情qíng)很是嫉妒,對她用(身shēn)體做了這個叫做寧澤的男人的容器的事(情qíng)很是憤怒。

    然而,只要一想起從前來,白華的心就止不住地軟和下去。

    抱著余蒙蒙的手指收緊,白華極力穩定了自己的(情qíng)緒。

    聽著抱著自己的這個男人如此(陰yīn)陽怪氣的話,余蒙蒙似懂非懂地反問道:“難道,你是在告訴我,你根本不會傷了寧澤,是嗎?”

    白華似乎不屑回答,卻在看到懷中女子期待的眼神的時候,卻轉首對千榮道:“他是個凡人,你下手知輕重些,莫傷了王后的心。”

    “屬下明白。”千榮微微朝這邊轉頭,答了一句,便轉頭,繼續盯著寧澤。

    余蒙蒙絕倒,她覺得此人甚是別扭,甚是難打交道。

    就沒人教過他好好說話嗎?

    寧澤明白自己根本就不是這兩人的對手,即使是掙扎也徒勞。他握緊手中的拳頭道,“魔君莫非要連在下的孩子一起撫養了不成?”

    “你的孩子?”白華嗤笑一聲,給了寧澤一個諷刺的眼神,接著便抱著余蒙蒙朝上飛起。

    指甲赫然已經掐進了手掌心的(肉ròu)里,寧澤對著白華的背影怒目而視。千榮在他的(身shēn)后,將折扇瀟灑地展開,聲音帶著一慣對什么事(情qíng)都不上心的輕慢,道:“別看了,再看,姚公子也追不上魔君。你如今,不過是個凡人罷了。”

    “魔君……方才那話,是什么意思?”寧澤轉頭看向千榮,費了好大的力氣,才開口問出。更刺激小說請關注微信公眾號:qianyiyuan88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我要報錯
室内电子游艺设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