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無彈窗|筆趣閣小說閱讀網 > 仙俠小說 > 劍動江湖 > 第1人68章殺人奪命皆下流

第1人68章殺人奪命皆下流

作者:唐千默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我要報錯
    江流兒急切的說道,“舵主,是鐘大哥,是鐘大哥。”言語之間,甚至,有些上氣不接下氣的感覺。

    羅坤元心中一震,吸了一口冷氣,向前走上問道,“你先緩緩氣,屢直了再跟我說清楚,鐘大哥到底怎么了。”

    江流兒咽了一口口水,緩緩說道,“啟稟舵主,前方交戰之人,正是鐘大哥。”

    “鐘大哥跟人打起來了?”羅坤元并沒有驚慌失措,卻是不慌不忙的問道,“你可看清楚了,對方是什么人?有多少人馬?”

    “啟稟舵主,看清楚了,是朝廷的人。”江流兒忙是應道,“大概有三四百人。”

    羅坤元一聽頓時急了,心中更是不由暗道,“竟然是朝廷之人,好家伙,還這么大陣勢,看來事(情qíng)比想象的要嚴重的多。”當即也顧不得思索那么多,跟著一聲清嘯,大聲道,“兄弟們,((操cāo)cāo)起家伙,速速與我上前迎戰。”

    眾人聽到羅坤元如此一喊,也是吃了一驚,不敢有絲毫的怠慢,也不敢多說什么,急急拔出手中的武器,向著不遠處的戰場沖將而去。

    數十人猛地從小丘飛馳而上,殺意凜然,儼然一副視死如歸的氣勢。

    殺人奪命皆下流,氣勢壓人為上籌。

    無論在什么時候,只有掌握了先機,便掌握了勝局。

    然而,氣勢的強弱與否,便決定了是否能夠奪得先機的關鍵所在。

    一眾人等氣勢洶洶的奔上前來,便看見鐘離眛一行死死地守在一輛馬車四周,不敢退縮半步。

    此刻,眾人已經完全落於下風,處于苦苦抵抗的劣勢,周圍更是圍滿了手持利器,虎視眈眈的官差。

    當然,也是有不少的官差,已是如臨大敵一般,在等候著羅坤元等人的到來。

    無需多想,顯然,這群官差早已經是發現了他們的存在。

    所以,才提前擺好了陣勢,想要以逸待勞,更是防范著對方的到來。

    為首的一個官差見眾人到來,朗聲喝道,“來者何人,速速止步,朝廷辦事,無關人等速速避開。”接著又是不忘記自報名號道,“本官乃是巴山城兵曹于晏,朋友若無其他的事(情qíng),還請給個面子,繞道而行。”官腔十足,卻也是相當的威嚴。

    正常(情qíng)況下,一般的江湖中人聽到這番話語,便是會避之不及,唯恐惹禍上(身shēn)。然而,羅坤元本就是前來馳援,又哪里肯就此退去。

    只聽他破口大罵道,“給你媽的面子,你算什么東西,就算是皇帝老子,也不敢讓老子讓路,就憑你就想讓老子從這里走開。”隨即語氣一轉,調侃道,“老子現在就是想從這里走,你若是不讓開,休怪老子棍下無(情qíng)。刀劍無眼,希望你們能夠識時務一點,我這群兄弟可都是刀口上((舔tiǎn)tiǎn)血的主,殺起人來可是不眨眼睛的。”

    “看來,朋友這是擺明了不打算給本官面子嘍。”于晏面色微變,語氣不善的說道,“既然如此,那就不要怪本官不講人(情qíng)了。我倒是要看看閣下,是如何打敗我這群手下。”接著更是語氣不善的說道,“希望閣下好好想一下,犯不著為了一時的慪氣,得罪了我朝廷之人。”

    “廢話真他娘的多,要打便打,老子怕你不成。”羅坤元說打便打,不給對方任何理由,當即忙是揮舞著手中的打狗棍,帶著一眾人等殺上前來。

    手中打狗棍舞動不止,內力蘊含其中不啻于刀兵之力,招式迭起神秘莫測,招招凌厲異常,打狗棍所落之處竟是周(身shēn)大(穴xué)所在,眾官差也是被打得痛呼不止,根本是難擋一合之敵。

    于晏見此也是絲毫不慌亂,自顧著指揮著一眾官差圍攻而上。這種場面他早已經不是第一次見到,自然也早已是習以為常了,更是見怪不怪了。

    鐘離眛一見援兵到來,自然也是聽出了羅坤元的聲音,他哪里不知道羅坤元的意圖。

    雖然,他不明白為何羅坤元會出現在這里,更是覺得十分的困惑,這時也容不得他去多想,唯有突出重圍才是最重要的事(情qíng)。

    何況,沒有比這個時候最好的時機了,此刻不突圍更待何時。

    他忙是開口喝道,“兄弟們,且隨我一起殺出去。”當即大喊一聲,接著縱(身shēn)而起,沖向圍攻上來的一眾官差,手中長劍翻卷不止,劍氣激((蕩dàng)dàng)鋒芒森寒,直直向著面前迎來的兵刃揮去。

    眾人一見鐘離眛如此勇猛,雖是心中敬佩不已,卻也知道不是欽佩的時候,更是知道機不可失時不再來。

    眼下,眾人也是殺紅了眼,跟在鐘離眛的兩側,不顧一切的向著圍上來的官差殺去。

    正所謂,欺軟的就怕來硬的,耍狠的就怕不要命的。

    這樣前后夾擊,又事出突然,圍攻上來的官差頓時也是被殺了個措手不及。一見眾人如此拼命,哪里敢上前阻止,忙是紛紛閃避開來,唯恐躲之不及,落得個死的不明不白的地步。

    就在鐘離眛即將與羅坤元援兵匯合之際,一道殺意憑空出現在整個戰場之上,更是向著鐘離眛(身shēn)后偷襲而去。

    沒有人知道,這道殺意從何而來。

    更是沒有人知道,這道殺意是從何時開始出現。

    就好像是從無盡的虛空之中穿梭而來一般,讓人完全摸不清頭緒。

    顯然,事實并非如此,若是真的這樣的話,這使出如此詭異的殺招之人,又何須靠偷襲取勝。

    然而,鐘離眛想要回防,已經是來不及。

    此刻,他已是避無可避,躲之不及。

    這道殺意很是強大,單從氣勢上來說,就足以要了他的命,又何況是在這時出其不意的襲來。

    若是鐘離眛不避開的話,怕是一旦中招,恐將是萬劫不復的地步。

    就在所有人都以為,鐘離眛要被擊中之時。

    羅坤元內力灌入手中打狗棍之上,猛地向前一揮,((逼bī)bī)退眼前的敵人,接著提氣一縱,(身shēn)影飛撲,如離弦之箭一般,后發先至,轉眼間便已來到鐘離眛的(身shēn)后。

    他也是不敢有任何遲疑,手上的打狗棍也是隨之向上一迎,朝著來人刺來的這一劍擊了過去,狠狠的擊在對方的劍鋒之上,一時間更是撞擊出一道道凄厲的火花。

    也恰恰是這看似不起眼的一擊,正是免得鐘離眛躲過一劫。

    這一擊,卻也是恰到好處,不早也是不晚,來得正是時候,更是將來人震的在半空中一個翻(身shēn),(身shēn)行急急向著于宴(身shēn)旁飄落而去。

    顯然,來人一見偷襲無效,也知道再繼續出手下去也不過是做徒勞之功,更是難上加難的事(情qíng),便放棄了繼續出手的機會。

    眾人也是看的目瞪口呆,完全摸不清頭緒。

    沒有人能相信眼前的這一幕,就好像是在夢境中一般難以置信,羅坤元的打狗棍竟然與劍鋒相撞毫發無損,而且還撞出了火花((逼bī)bī)退了來人。

    這簡直是違背常識的存在,更是不符合邏輯的存在。

    就在這時,羅坤元背靠著鐘離眛,開口說道,“鐘大哥,你沒事吧。”

    “多虧你這老乞丐來的及時,若是你再慢上半分出手,怕是老哥我今天就要交代在這里了。”鐘離眛應道,不忘記開玩笑說道,“以后你這老乞丐,可就少了一個人陪你喝酒了。”

    “既然,鐘大哥無恙我就放心了。”羅坤元笑著說,“看來,今天你我兄弟二人,要在此一起聯手,大開殺戒一場了。”

    “也只得如此了。”鐘離眛應道,“我剛好也趁機見識見識,你這老乞丐的打狗棍法到底如何的神奇。”

    偷襲之人聞言,出口嘲諷道,“死到臨頭,還敢胡吹大氣,等你們逃出去再說吧。”

    羅坤元神色不屑的朗聲道,“沒想到昆侖之人竟然是藏頭藏尾的鼠輩,也不過爾爾,實在讓人不敢相信。我更是沒有想到,閣下(身shēn)為昆侖派頂尖的高手,今(日rì)竟然做出這等,令人不齒的下三濫手段,真是丟人現眼,有辱門風,簡直是不要臉到了極致。”語氣透著絲絲的嘲諷之意。

    很明顯,這話是說給方才偷襲之人聽得。

    偷襲之人也是不懼,也是嘲諷的應道,“丐幫的打狗棍法也不過如此,如今看來,真是沽名釣譽。落在你手里,看來也是丟人現眼。”

    “丟不都人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打你這只哈巴狗倒是夠了。”羅坤元嘲諷道,“任是誰也沒有想到,一項心高氣傲的昆侖派,竟然淪落到做朝廷的走狗,真是一輩不如一輩。”接著不忘記開口調侃道,“鐘大哥,你說我說的可對。”

    “妙妙妙,你這老乞丐真是說了一句讓我贊同的話了。”鐘離眛哈哈笑道,“走狗這個稱呼對于整個昆侖派之人來說,,簡直是十分貼切,再適合不過了,更是妙到了極致。”

    “牙尖嘴利,我倒是希望你們,等會還能笑得出來。”偷襲之人(陰yīn)惻惻地道。

    “你放心,你會看到的,老子心態一直都是很好的,就算是你死了全家,老子一樣會長笑不止。”羅坤元嘲諷道。更刺激小說請關注微信公眾號:qianyiyuan88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我要報錯
室内电子游艺设备